7.24.2014

你還在等什麼?


早上用來吃麥片的杯忘了洗,爬滿了一堆螞蟻。
隨手一捏一按就可滅殺的生命,是多麼的渺小,是何其的微不可言。
當然我沒有在鼓勵你/妳閒來沒事去屠殺螞蟻。絕對沒有。
雖然有時候看到螞蟻就會不自主的感到很煩
然後手指似乎就會開始自作主張的扮演「侏羅紀公園」裡的暴龍
看到人類就是有種" 我不懂為甚麼,但你看起來就很該被我咬死" 的感覺。
但還是那句,我沒有鼓勵你殺螞蟻。真的。
無聊沒事做時看到那些不知道忙什麼的蚂蚁在爬(走?)
明明就沒有在搬運食物卻一直很努力的忙著爬
遇到螞蟻朋友頭上的觸角就互碰一下,然後繼續有軌跡很瘋狂地爬。
努力活著似乎就是一種它與生俱來的天賦。
雖然它給我的感覺就像一些公司裡看似很忙卻沒有什麼貢獻的白領,都只是在扮忙。
當然我不是蚂蚁,我不知道它是在用怎麼樣的一種態度去看待生命。
至少它知道努力去爬是它應該做的東西。
對我來說生命真的很渺小,很脆弱。
最近翻開報章雜誌,看到的幾乎都是令人心情沉重的新聞。
接踵而來的空難新聞真的讓人覺得很難過。
明明空難的機率比起車禍來得小很多,卻偏偏的在今年就發生了好幾起事故。
除了難過悲傷,腦中也浮現出「下一個會是自己嗎?」的念頭。
我沒有在詛咒自己,我也不是算命師,能夠趨吉避凶
只是覺得老話一句天有不測之風雲,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沒有人懂自己生命何時走到了盡頭。
我常在想,其实如果真的touch wood說聲悲劇發生了,我會怎樣。
離開這世界不可怕,可怕的是抱憾離開。
人很難做到無憾,尤其突然發生意外,才發現自己很多事情都還沒做。
還沒道的歉,還沒牽的手,來不及說的愛,來不及抱的人。
一些平時看起來不怎麼重要事情,忽然都變得遙不可及。
很多事情大家都會說沒關係啦,反正還有時間,明天再說
但你能預測明天的你,是否還有那個去做的機會?
再者換句話說,今天遇到意外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愛的人
你會不會也是很懊悔自己沒有珍惜與他/她的每一分一秒?
這幾起的航空事故,難過哀悼之後,是否也要想想,悲劇帶來給我們的啟示?
是不是該在自己還有機會去表達自己,還能去做自己想要做的東西的時候
不拘泥於無聊的束縛,不求無憾但求無過的去做呢?
你還在等什麼?

4 comment:

fufu said...

等你好了我們在聚會吧

lock said...

對,聚會!哈哈!

Nick尼克仔 said...

Fufu & Lock, sure no problem :D

Anonymous said...

You really make it seem so easy along with your presentation however I
find this matter to be really something that I feel
I'd by no means understand. It kind of feels too complicated and very extensive for me.
I'm having a look forward in your subsequent post, I'll try to get the grasp of it!


My site: hidradenitis suppurativa c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