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009

铁皮机械人。


它不是什么很有名的铁皮玩具,没有什么市场价值,甚至它有点破损,已经不能再发出声音,本来手上的那柄剑也不见了。但是我一直都舍不得丢。很舍不得。哪怕它只是一个从中国小贩手上买来的玩具。
它是我高二,十七岁的生日礼物。
我们家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一直都活得很困顿。爸爸曾经在我们很小的时候一个人离乡背井飞到沙巴工作,赚取微薄的薪资来养活我们一家。所以我的童年在我一岁到三岁,并没有爸爸的参与。童年的我很可爱,虽然知道没有人会自己这样说自己可爱,但是我真的很可爱。甚至可爱到,一直都以为每架飞机上都载着爸爸,所以每每有飞机飞过上空,我总会很大声很大声的喊:“爸爸回来了。”这就是我。一个三岁小孩对爸爸的思念。妈妈说当时她最讨厌我这样大喊。其实我知道她总会觉得很心酸。当时候的我,也在妈妈的口中得知,我的玩具就是小石头和农场里的一些小鸡。虽然我并没有意思要和小鸡一起长大然后吃掉它。到了我大一点,五六岁的时候,爸爸回来和我们团聚,也找到了一份农场工作,本以为生活总算开始安稳,小有储蓄的爸爸却被人别人骗去了当时候还算蛮多的一笔钱,农场更在这时候倒闭。我们一家陷入困境。后来辗转爸爸又在巴生这找到工作,一家六口就回到这,我爸的出生地。虽然不算很富裕,但也总不愁吃不愁穿。但是就是不知道命运之神是不是很讨厌我们,爸爸工作的工厂在九七年经济大风暴下成了牺牲品。我们家又再次沦陷。当时候的我和妹妹,手上玩的玩具就是菜市场里卖的纸公仔,两角一张的那种。这已经是当时候我们最奢侈的东西了。后来无计可施之下,老爸当上了面包小贩,每天清晨四点就可以听见他起来准备的声音,风雨不改推着三轮车去卖面包。扣除了杂费与摊子的费用,一天大概可以有二十令吉吧?就这样拉拔了我们成长。我那两个很厉害念书的姐姐,也成了家境不好的牺牲品,非但不能念好的学校,中学毕业后就出来工作。记得当时候蛮流行扭卡片和扭蛋,小学时期的我大部分玩具都是向阿姨舅舅讨零钱扭回来的,就在那个大家手上拿着Gameboy和电子鸡的年代。直到现在,我们一家才算还过得去。2007年7月20日。我拿到这机械人。我生平第一个玩具。虽然那时候我早已经不再是玩这东西的年龄,但是我很珍惜。哪怕上次被三岁的表弟摔坏,我都不舍得丢弃。它是我第一个玩具。或许别人很不屑,但是它就是我的宝贝。我的家不是最有钱的家,但肯定是最温暖的家。
“小时候没有钱买给你,这个就当是我们补偿给你的。”
我记得当时候我收到这铁皮机械人的时候,妈妈是这样说的。
掰~

4 comment:

gentatsu said...

因为错过当时,才显得现在的美丽。
你一定会幸福的,加油!!

星影 said...

够力!!幸运之神找上你了!
赶快跟‘困难’等等道别啦!!! ^o^

阿豪 said...

~~我的家不是最有钱的家,但肯定是最温暖的家。~~

有你这句话,你的老爸老妈会很欣慰。=)

贫穷不是罪过,最重要一家人活得开心~~

Nick尼克仔 said...

Gentatsu,我知道啊~所以我很幸福~谢谢~

星影,这很有抄袭sms的感觉哦~不过谢谢你~真的~

阿豪,我不知道他们欣不欣慰,但是我知道有他们,我是最幸福的~一家人快乐,真的才是最重要~